最根深蒂固的经济谬论——重商主义浅说
黄花非鱼 2019-11-25
手机阅读
下载

重商主义的英文是Mercantilism,其词根Merchant的含义为商人。

Mercantilism这个词是亚当斯密创造的,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批判重商主义而起,因此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先有重商主义,后有经济学。

那么,亚当斯密为什么以merchant为词根,来指称他所批判的经济谬论呢?难道亚当斯密,或者说古典经济学,是反对商人的?是反对商业的?当然不是。

将Mercantilism译为重商主义当然是一个拙劣的翻译,让人误以为重商主义的含义是重视商业。其它关于重商主义的介绍,大多也是罗列其主要观点,无法让人理解亚当斯密创造此词的初衷。

亚当斯密当然不敌视商人和商业,Mercantilism是指将从一个商人的角度来看正确的结论,推及一个经济体的谬误思想。很多在一个商人来看正确的结论,对于一个经济来说并不正确。

例如:作为一个商人,收入大于成本对于他是好事,赚更多的钱,拥有更多的钱,对他来说是好事,有更多的消费者对他来说是好事,但是将这些推及一个经济体就是谬论了,而重商主义的核心观点恰恰是基于此。

重商主义认为,对一个国家来说,财富就是货币,早期是金银贵金属,后来是外汇,所以一个国家要尽量使得贸易收入大于支出,赚取顺差,乃至于采取贸易保护措施。重商主义还认为,是消费者在推动经济,因此在经济低迷的情况时,需要政府来刺激消费。

对于一家面包店老板来说,来买面包的人越多,他的生意越好。但是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消费的比例越高,用于投资和生产的资源就越少,经济的发展就越慢。举个极端的例子,假设一个国家所有人的所有支出都用于消费,没有人生产,那么这个国家将很快消耗掉所有消费品,回到一贫如洗的状态。当然,生产的最终目的是消费,我们反对重商主义,不是说要遏止消费来加大投资和生产,而是说,消费根本不需要刺激,经济的根本动力是生产,投入生产的比例和生产的效率决定着经济发展的水平。

先有重商主义,后有经济学,以及重商主义这一谬误如此根深蒂固是有原因的,上面所说的从一个商人的角度来看有道理的观点,每个人在日常生活中就能感受到其正确性,而要看穿重商主义的谬误,则需要非常严密的逻辑推理。

重商主义的影响极其深远,很多经济理论中的谬误,都是其现代版本而已,如凯恩斯主义等等。大量的政府决策也深受重商主义之害,这有两种可能,一是决策者的思想受到了重商主义的污染,另一种是决策者本身基于直观感受所形成的见识,天热就具有重商主义的倾向。很多政策,比如积累外汇储备,保持顺差,设置贸易壁垒,补贴新能源汽车,刺激消费,家电下乡,汽车下乡,等等,都源自重商主义。

因此,Mercantilism确实是一个不容易翻译为中文的词汇,也只好保留它,但是要记住,重商主义是指将从一个商人角度来看正确的结论不加批判地推及整个经济体的谬误思想。